单手解裤带

注意避雷🙅🙅🙅我CP🔒死了丨KHR👉1827、all27丨AOT👉利艾
丨会日语,偶尔搞下自汉化

「狱纲」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重回家教坑的第二篇,终于尘埃落定回到这里。

狱纲是我入家教圈第一个萌的CP,一直都很喜欢狱寺对于纲吉感情表现,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无论纲吉做了什么是否对错狱寺第一个反应永远都是力挺他的十代目。放在我们这儿俗称什么呢,妻奴(bu

渣短篇,如果能将我所想的「狱纲」传达给各位就好了呢w

====================

说起十年,不长也不短,那么一晃眼就过去,如涓涓流水般绵延不绝。对于意大利的十个春夏秋冬,纲吉早已腻了眼。他还是很喜欢日本的冬天,如鹅毛般的雪片儿,晃悠悠地往下掉,一点一点积在硬冷的水泥地上,形成厚厚的一层积雪。他喜欢踩在雪上的嘎吱作响,那种迸裂开来的声响像是丟入平静湖面的石子勾起的涟漪一般,打破整个冬天的寂静。

狱寺喜欢看着纲吉在厚软的雪地上踩来踩去,他才不管雪多大多好看,左右手的眼里只有十代目。

纲吉弯腰拍了拍裤腿上的雪,蹦哒着朝狱寺的方向跑去。看着纲吉的鼻尖因为寒冷而染上的些许粉红,狱寺果断摘下厚厚的围巾,小心翼翼地为他的十代目围上。

“狱寺君,你会很冷的。”

他双手捧住狱寺为他搭围巾的手,摇了摇头。

“呐,一起围可以吗?”

他微笑着,直视狱寺令人沉醉的绿眸。真漂亮,像宝石一样,纲吉想。

“作!作为下属……不胜惶恐!!”

狱寺明显被纲吉这句话吓到,一双眼不知道该往哪看,倒不是说他不想,要知道忠犬时时刻刻都想着和首领黏在一起。

“没关系啦!狱寺君你稍微蹲下来一点,我够不着。”

伸出双臂搭在狱寺肩上,纲吉抬起脸看着他。而狱寺低头看着纲吉,四目相对,有那么一瞬间什么东西在胸腔中炸开,炸得狱寺晕头转向找不着北。

纲吉见他没反应,索性踮起脚尖离狱寺的脸又近了一公分。轻蹙起眉,艰难的将过长的灰色围巾绕过狱寺的脖颈再搭回自己身上。

温软的鼻息有一下没一下地喷在狱寺脸颊,就像光屁股的丘比特拿着箭一下又一下狠狠地射在狱寺心头。他盯着纲吉出神,不由自主的抬手抚上那张好看的脸。

“……十代目,好冷。”

手心传来丝丝凉意,狱寺更加贴紧了纲吉的脸。

“因为脸一直露在外面嘛。”

纲吉鼓鼓脸,扒住狱寺的手。

“狱寺君我们去买鲷鱼烧怎么样!啊冬天吃热乎乎的鲷鱼烧最棒啦!还有商店街里新开的一家奶茶店噢,听说那里的奶茶特别好喝,还有啊……”

一张一合地好看的唇瓣上下碰撞在一起又分开,温润如玉的嗓音如电流般贯穿狱寺全身,他弯腰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将他敬爱的十代目刚才说的话抛之脑后。

只是唇与唇之间简单的相碰,良久,狱寺放开了纲吉。

啊,原来十代目的嘴唇也好凉,该死的冷空气,狱寺想着。

“真是……突然之间吓我一跳啦,”纲吉低着头,粉红的耳尖暴露在狱寺的视线里,分外可爱。

“不要突然吻上来啊……”

“真是非常抱歉!我都做了些什么!!因为十代目说话的样子太好看了一不小心!”

回过神来的狱寺恨不得找块瓷砖往上面撞。以下犯上……以下犯上啊!

“噗……好啦,狱寺君可以陪我去买鲷鱼烧吗?”

“乐意至极!”

狱寺低头看了一眼纲吉缩在袖口里只露出一截指节的右手,再看看四周的一对对情侣,眼一闭心一横牵起了十代目的右手。

“这样才像……恋人一样。”

纲吉听着自家左右手的低声嘟囔,眼角带上温暖的笑意,染上冬天暖阳的气息。

脸,好像暖和起来了。

“十代目。”

深沉的嗓音将纲吉从回忆里拉出,他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狱寺担忧的神情。

“您看上去很累。”

“并没有……隼人。”

纲吉伸出手抚平狱寺领带的褶皱,报以微笑。

“可是……”

“呐,隼人。”

纲吉出声打断狱寺,双手撑着下巴,抬头盯着狱寺的双眸。

四目相对,换来的是更加深刻的凝视。啊,不会再躲开了呢。

“我想起了我们以前的事情。”

“是国中时代吗?”

“嗯。”

纲吉眯眼,似是细细品味起平淡而又带着一丝丝甜腻的回忆。

“隼人,”他顿了顿,深呼吸。

从被冠上「狱寺」之姓起,直至肉体消逝之时,未来将携手度过的一个又一个十年。

“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FIN-

……

我在写什么

我是谁我在哪谁在打我???

_(:з」∠)_

评论(7)
热度(29)

© 单手解裤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