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手解裤带

注意避雷🙅🙅🙅我CP🔒死了丨KHR👉1827、all27丨AOT👉利艾
丨会日语,偶尔搞下自汉化

「狱纲」那是我曾想象过有你的未来

渣死的小短篇…

小纲吉10.14生日快乐呀ww第一个入的坑就是家教了,是我的初心。

在各种坑摸爬打滚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最初的开始。

谢谢你带给我的感动和欣喜,那些同家教一起欢笑着度过的日子我会永远铭记。

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

狱寺跪在十代目的棺木前,静静地凝视着里面似是睡着的青年,没有胸口有规律的起伏,没有丝毫温度的身体昭示着主人已故的事实。

“十代目......”

狱寺抬手抚上十代目线条柔和的脸庞,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狱寺都一一抚过。指尖传来丝丝冰凉,狱寺阖眼,回想着纲吉柔软的唇瓣,温暖的触感。

不该是这样的,他想。他的十代目几个月前还会动会走,会因为reborn的几句话无奈的埋头于文件而无心顾及他。那之后十代目还抱歉的向自己微笑,甚至主动亲吻过他,主动喊他的名字而不是姓。

十代目张嘴,翘起嘴角,然后微微嘟起唇。

ha-ya-to-

隼人。

狱寺弯下腰,极度的悲伤让他无法发出一丝一毫的音声,只得拼尽全身力气狠狠地咬着牙,任由眼泪肆意流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迸开来,噼里啪啦砸在狱寺身上,他只觉得疼痛,全身器官像是被谁在用力地撕扯一般,甚至连指尖都不放过,痛彻心扉。

十代目,十代目,十代目。

他无声的呐喊,重复着对那人的尊称。此时此刻宛如走丢的孩童一般,只觉无助,阳光啊,温暖啊,他的爱啊,统统离他而去,只留一副空虚的躯壳。

“纲......”

他咧开嘴,小心翼翼地呼唤着十代目的名字。多么好听的发音,多么珍贵的名字,他想。

tsu、na。

他一字一顿咬着唇,重复着两个音节。

“咦?是狱寺君?”

骤然收缩的瞳孔,那勾起他国中时代回忆的温软的声音。狱寺僵在原地,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印入眼帘的是那张不能再熟悉的脸,只是稍显稚嫩。毕竟他认为那人几乎没怎么变过,这就是所谓的童颜吧。

“十......代目......”

他嘶哑着嗓音,紧紧地抓着纲吉的双手。未干的泪痕和那张疲惫的脸吓了纲吉一跳。

“诶?我......十年后的狱寺君?”

狱寺瞧着那人身上干净的运动衫,啊,是他国中时代常穿的那件没有错。这张脸和这副嗓音......十年前的沢田纲吉。

有多久没有听见“狱寺君”了呢,自从这个时代的十代目逝去之后。他还清楚地记得那天,强烈的不安铺天盖地朝他涌来,吞没他,包围他。他想阻止那天的纲吉,但看到那人安抚性的微笑,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放下心,任由他走出总部的大门。

他知道纲吉去找过云雀恭弥,当狱寺在纲吉被放入棺木的第二天,他去找过云雀,狠狠地揪住云雀的领带,撕心裂肺的朝那个永远都是一副淡漠脸的男人吼叫,而他等来的回应永远只有寂静得可怕的沉默和那暗淡无光的黑色双眸。

草壁哲矢将狱寺送出云守基地的时候,叹了口气,分明说道:

“恭先生又何尝不是......唉。”

狱寺顿了顿,头也不回的走了。在那以后家族里一直都是死气沉沉的模样,山本也是频繁的外出任务,大哥一天到晚呆在拳击室,蓝波躲在首领房间里打死不肯出来,就连被关在水牢里的六道骸也有许久一段时间没有幻化来到总部晃悠了,库洛姆则是比起以前更加安静,足不出户,偶尔才到首领中意的小花园去坐坐,看着由首领亲手培育出来的花儿们发呆,云雀更是如消失了一般,一个月见不到他一次。

而狱寺,身为首领左右手的狱寺,依然忙活于整个彭格列上下,他偶尔也会回想起家族二把手的reborn,他还记得在reborn死去之后的纲吉苍白的双颊和强撑着的苦笑。

现在,他日思夜想的十代目活生生的在他面前,抱着疑惑的神情看着他。狱寺不由自主地伸出双臂用力的抱住了瘦小的纲吉。

“失礼了,十代目......请容许我。”

狱寺将脸深埋进纲吉的颈窝,贪婪地汲取着专属于少年的清香,让他为之疯狂。

“我好想你。”

从未被左右手这样对待的十年前兔叽纲涨红了脸颊,轻拍狱寺的后背本想让他放开自己透透气,不料却被误解成安慰的意思反而被抱得更紧。

“狱寺......狱寺君......”

迫不得已终于喊出声,狱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纲吉。看着他涨红的脸颊时才想起来国中时代两人好像还没在一起,突然被这样对待肯定会害羞的吧。

“真是非常抱歉。”

“狱寺......先生。呃......感觉十年后的狱寺君特别的,帅气呢。”

纲吉别过头,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蓬松的头发。

啊啊啊啊啊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呜哇现在的自己肯定看起来很蠢!!!!

“......”

狱寺愣在原地,双耳染上淡淡的粉红。

“说起来......狱寺先生看起来很憔悴啊,”纲吉抬手抚上狱寺的脸颊,“一定很累吧,黑/手/党什么的......所以我才说不要了啊。”

啊啊,来了。狱寺想,十代目的絮絮叨叨,这样的温柔直到未来很久都没有改变啊。

“狱寺先生一定要注意身体啊,真是的。”

他轻阖上双眼,侧耳倾听着纲吉的念念有词。软风轻轻地拂过,带起来自森林深处的气息。

“是。”

许久,他睁开双眸,轻声答道。看向纲吉的绿眸中充满无限柔情爱意。

在那很久之后,狱寺才明白这个时代纲吉的用意,他只是有些不满他的十代目为何不将此事告知于他,对于十代目只告诉入江正一和云雀恭弥这件事,作为左右手兼恋人的他吃醋还是少不了的。而十代目对此事的回答是:

“不想让狱寺君担心啦......”

“因为云雀前辈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唔!”

“我绝对不是因为隼人可能会不小心说漏嘴而没告诉隼人的喔?!绝对啊!!”

“你看reborn也不知道!!!”

十代目的拼死挣扎换来的只有被以下犯上吃干抹净的份儿。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FIN-

阿妈没什么要求,阿妈只希望小纲吉能嫁个好人家,阿妈此生足矣(躺

评论(1)
热度(45)

© 单手解裤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