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手解裤带

注意避雷🙅🙅🙅我CP🔒死了丨KHR👉1827、all27丨AOT👉利艾
丨会日语,偶尔搞下自汉化

「朝耀」柯克兰老师手把手教你如何哄老婆

小短篇,家暴现场。内含一句话亲子分金钱美食红色。

给bia茶这个手受伤的蠢货,欠文欠了这么久我的锅......_(:з」∠)_

=========

“王八蛋!!!”

王耀高亢的尖叫声差点刺破亚瑟的耳膜。他踉踉跄跄摇晃着后退,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扶着墙壁。

“怎么了honey......”

刚到家的亚瑟正准备和他的宝贝甜心来一个深情地拥抱,如果可以的话他能不吃饭干上一炮。可事实恰巧与亚瑟所想的截然不同,他靠在墙壁上,揉了揉耳朵确保自己没聋。褪了一半的西服外套正松松垮垮的挎在右臂,领带绕了个圈搭在亚瑟后颈,公文包也因他的动作而掉落在地。亚瑟有些懵,眨了眨好看的翡翠色双眸,茫然地盯着王耀因生气而涨红的脸。

他努力回忆起自己干了什么破事导致王耀这么生气。从起床的早安吻开始,到出门的分别吻,再到现在——今天的自己一整天都呆在国家会议室,直到会议结束。他甚至拒绝了伊万和弗朗西斯以及阿尔弗雷德的开战请求,美名其曰王耀到底跟谁更合适。以往他都要给这群人塞一大口司康饼来着。

“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

王耀就差没像隔壁罗马诺揪着安东尼奥的衣领对着那个西/班/牙大哥怒吼一般对待亚瑟——他是祖传的揪耳朵派。

王耀踮起脚尖伸出左手狠狠地揪住英/国/人的右耳,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它扯下来似的。

“嘿!!Honey!!嗷好疼!宝贝!!疼疼疼!亲爱的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

王耀揪着他的耳朵连拖带拽往客厅走,亚瑟慌忙蹬掉皮鞋,弯着腰以减轻疼痛,毫无绅士形象可言, 他就差没给王耀跪下然后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哭喊着爸爸我错了。

“你自己看!!”

王耀松开手,瞥了一眼亚瑟充血的右耳,亚瑟疼得呲牙咧嘴,他双手抱头抬起脸艰难地朝王耀的视线方向看去——好家伙,王嘉龙戴着耳机全神贯注盯着电视屏幕,手里紧紧地抓着游戏手柄。他时而激动地狠拍大腿,时而啐一口怒骂F**k,埋怨系统灵敏度蠢得跟头猪一样。

“自从把他从你那儿接回来之后——我是说前几天还好,现在就是这种状态!!没节制地玩游戏!还有!你给我解释解释我的小香为什么会骂脏话了!!混蛋柯克兰!!!!你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耀气急败坏地挥舞着拳头砸向亚瑟,怒不可遏。

“早知道我当初就应该拼了命也不会让你把他带走!!”

他一边吼着一边红了眼眶,连声音都带上少许的哭腔。不是王耀想,这是生理反应,天生的。一旦王耀生气准备大吵一架的时候总会这样,气势一下子就被自己浇灭,最后从旁人看来他只是在很委屈地哭一样。这也是让王耀最恼火的一点,明明特别生气却偏偏败给了生理反应。

果不其然,亚瑟开始慌了。他手忙脚乱地揽过王耀将他带出客厅,来到他们的房间里。

亚瑟坐在床边让王耀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臂绕过他精瘦的腰肢搂住,吻过王耀眼角渗出的泪滴,柔声细语的开始哄他。

“抱歉,甜心......嘿,别哭好吗?我的错,对不起。”

亚瑟哄老婆法其一,背锅。管它黑锅白锅反正全是自己的锅。

“对......是的,的确是我不对。我不该强行撬开你家的门......我是混蛋,是的我也不该强行给你塞鸦片,你知道的......你太美了,我只是想看看你需要我的表情而已......对不起,我是个败类没错......我不该带走你的小香,好好好我不叫他小香,贺瑞斯我也不叫!贺瑞斯是谁?他是香/港!是的,名唤王嘉龙......”

亚瑟哄老婆法其二,天大地大老婆最大。夫夫相处法则第一条,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第二条,如果老婆说错了请看第一条。

“我不该那样抚养他......是是是,我错了,从现在开始我会严格的教育他让他重回甜心印象里的小香......好好好不能太严格我记住了,嗯!话说回来......宝贝,我的胃在抗议空腹,它在说‘我再吃不到王先生的美食就要饿死啦’。”

亚瑟哄老婆法其三,立马做出相应对策并转移话题顺便耍耍嘴皮子变相夸老婆最后压着老婆来一记热烈的深吻。

王耀顿时没了脾气,乖乖窝在亚瑟怀里一动不动。嘉龙还小,一定可以矫正的。他暗想。

打完游戏的王嘉龙伸了个懒腰,摘掉耳机正准备上楼喊自家大哥吃饭,刚触到门把手就顿时僵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不想开门。

他听着门内传出自己敬爱的大哥隐忍的微喘声,默默地下了楼。嘛......饿一顿无所谓的。然后重新戴起了耳机。

哪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王嘉龙这个混小子(亚瑟语),好的不学尽学些坏的。搞事!搞事!!搞事!!!

亚瑟·妻奴·柯克兰先生如是想。

-FIN-

评论(4)
热度(380)

© 单手解裤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