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手解裤带

注意避雷🙅🙅🙅我CP🔒死了丨KHR👉1827、all27丨AOT👉利艾
丨会日语,偶尔搞下自汉化

「云纲←山」争夺战「迟到的雀哥生贺」

  「云雀,你这样不公平啊。」
  山本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细细地擦拭着时雨金时,那把被里包恩称为「灭亡之剑」的日本刀。他向来重视对爱刀的保养,以便于在战场上能够干净利落的削下敌人的脑袋。
  「你指什么。」
  云雀侧身靠在墙边,把玩着手中的彭格列云匣。狭长的凤眸瞥向一旁的办公桌,燃着橙色死气之炎的印章盒压在一叠文件上,以免从窗户外吹进来的风将文件吹散。
  「哈哈。」
  他抬头,面带笑容的看向不远处的云雀。刀收回鞘,山本结束手上的工作,站起身来。微风扬起窗帘,吹起纸张的一角,最终还是因为印章盒压力的关系又缓缓的回归平静。
  「小动物在哪?」
  云雀站直身形,将匣子收回口袋。他向来是能动手就不动口的人,山本盯着云雀手中的浮萍拐,若有所思。
  「嗯……在哪里呢?」
  他笑道。只见云雀冲了过来抬手就是一记重击,刀瞬间出鞘抵住云雀的攻击。浮萍拐与时雨金时的碰撞激起小小的火花,云雀的脸色更加的阴沉。
  「我不打算问第二遍。」
  山本撇撇嘴,借助火炎的推力往后一跳,尽可能的在不破坏这所房间内的物品与云雀拉开最大的距离。比起打架,他更热衷于打棒球,显然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的事。
  「纲会生气的哦……当然,我会在训练室奉陪。」
  山本朝着办公桌无奈的笑了笑,随即看向云雀,左手指了指地下。云雀眯起双眼四处打量,目光最终落回山本刚刚看向的地方。他收起浮萍拐,转身走出房间。山本重新将刀收回鞘,将房间内的窗户关紧,拉上窗帘。
  「不过一个生日而已……真是不公平。」
  他喃喃道。
  
  
  
  
  「呃……」
  山本捂着腹部连连倒退,次郎急得围着主人哼哼唧唧的直叫唤。平时神采奕奕的耳朵也耷拉了下来。利用火炎稳住身形,他看向同样不怎么整洁的云雀。只是对方的表情比他冷冽许多。
  「他在哪。」
  啊……挂着一副「凭你是不可能赢我」的表情呢。
  山本眯起眼,不去理会这个问题。老实说他也不知道纲吉一大清早的上哪儿去了,只是晨练回来在门口碰到过他,对方一身卫衣便装,二十四岁的人看起来像个高中生。
  纲吉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双手合十向他道『抱歉!武,你不要跟任何人说我出去了喔!!拜托啦!!我会马上回来的!!』
  看着纲吉急匆匆远去的背影,山本选择放过平常业务繁忙快累死在办公桌上的首领。他先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过部下递上的报告书,大致浏览一遍后便朝着BOSS办公室走去,碰上了正从那里出来的云雀。他凝视了云雀几秒,这才想起原来今天是云雀的生日,难怪纲吉早上那么匆忙,大概是亲自给云雀挑选礼物去了。小小的嫉妒在心中疯狂的生长着,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我能选择不告诉你吗?」
  笑不出来。
  「那你就乖乖被我咬杀好了。」
  从彭格列云戒里迸裂出来的火炎围绕着整个训练室。山本愣了一下,同样开始释放着不输于云雀的雨之火炎。火炎与火炎的碰撞使得经受不住这威压的墙壁开始由中心向四周扩散着裂痕。
  云雀眼尖的发现山本依然是用着刀背,不论是刚才的进攻还是防守。他冷哼一声举起浮萍拐,凤眸中充满了尖锐的杀意。
  「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怎么会,」山本稍稍放低了身子,做出防御的姿态,「倒是很羡慕你。」
  羡慕?
  云雀疑惑,他想不出除了有关沢田纲吉的事能让周围的人都嫉妒他以外,还有什么好羡慕的。倒不如说他云雀恭弥有时候会反过来吨吨吨的狂喝几缸醋。本以为纲吉在乖乖跟了他之后那群没皮没脸的追求者会收敛一些,得知交往对象是他之后没想到攻势却是越来越猛,导致他每次出一任务就会不自觉想到一只可怜兮兮的家养兔被一群狼围着的场景,只好将目标人物乱揍一通打到不省人事丢给草壁盘问自己匆匆回到本部确认兔子一根毛都没掉才能安心。
  「到此为止。」
  熟悉的声音响起,正准备冲向对方的两人同时看向门口。纲吉站在那里,待他们都看向自己的时候他迈步向前。
  「真是……巴吉尔告诉我你们在打架?」
  再次睁眼时又重新回归平日里温柔的褐瞳,皱起眉头。正准备开口盘问第二句时,腰上突然多了一道力,还没反应过来就整个人被云雀扯了过去,单手抱在怀中。
  「你去哪里了。」
  近距离对上那双不满的凤眸,纲吉有些晃神。突然一道风向云雀砍来,他单手用浮萍拐挡住那道疾风。
  「战斗中左顾右盼是不是不太好?」
  纲吉愣愣的看着被云雀挡住的山本的剑,僵在云雀怀中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猛地回过神来,纲吉伸手准备去碰山本的肩膀。被对方抓住手腕一个用力,栽进了另一个怀抱。
  「武、武?!」
  云雀反应迅速地避开纲吉朝山本挥拐,被夺走怀中的温暖使得他怒气直线上升。山本侧身躲过云雀的攻击,近战赢不了云雀,他只想拉开距离。云雀哪会给他这个机会,狠狠地踢向山本。他闷哼一声单膝跪地,左手将纲吉按进自己怀中,右手将时雨金时倒插进地,他抬头看着眼云雀,勾起笑容。要是斯库瓦罗在场绝对会对着他怒吼道身为剑士怎么可以失去冷静。
  「放开他。」
  云雀将火炎大量注入双拐,山本的动作激得他怒极反笑。
  「等、等等!你们听我说话啊!!」
  纲吉使劲儿扒拉开山本的手臂露出脸,刚刚整个脸都被埋进了山本怀里让他差点去见了初代。
  「别一言不合就把人拎来拎去的行不行!」
  他看向山本,对方也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眸。良久,山本松开了手,转而圈住纲吉的腰带着他一起站起身。小次郎解除了形态变换,围着主人飞了一圈,最后稳稳地落在了他的肩上。时雨金时同时失去了主人的支撑和小次郎的火炎,有些无力的歪向一边,刀身依然插在地板里,可想而知山本用了多大的力。
  「抱歉,纲。」
  山本面带歉意的笑了笑,纲吉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面前的云雀轻哼一声,伸手将纲吉再次拽进自己怀中。
  「你能不能不要随便碰我的人?」
  特意在「我的」二字上咬重了音量,宣布主权。
  「好浓的醋意啊。」
  山本拔出时雨金时,回鞘。他仍然是带着笑意看向纲吉的方向,整理好凌乱的衬衫,干脆扯掉了松松垮垮的领带。
  「不是吃醋,」云雀顿了一下,歪着头思索了几秒,对上山本的视线,一字一顿道:
  「是独占欲。」
  纲吉的大脑刚刚整理好这两个人打架的现状,又被突如其来一句甜腻的情话搅糊了脑浆。他瞬间红了脸,用力一推挣扎出云雀的怀抱,手中小小的礼物盒被捏到变形。
  「恭……恭弥!」
  山本看着他惊慌失措的模样,眼底尽是水一般的温柔。那小小的礼物盒不禁让山本也开始期待起明年自己的生日。
  「阿纲,我走啦。」
  没办法……赢不了那个人啊,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
  明明从一开始就是自己陪伴纲吉最久的,比狱寺还要久。
  他仍记得纲吉那天笑着对他说『山本能当我的朋友真是太好了,第一个朋友!』
  而自己则回应道『将来还会有更多的朋友,不止我一个哟!』
  现在,他有些后悔。山本甚至想过,如果从那时起到现在,纲吉只有他一个朋友的话……
  啊啊,这样的自己真是可怕。只是想让纲吉幸福而已,从一开始他就是纲吉的『朋友』。朋友,同伴,重要的人。但他无法成为『恋人』这个角色。
  因为是『朋友』。
  「诶……武!等等!你……」
  正准备拉住山本而伸出的手被云雀握住,未出口的话语被这个强势的人用吻堵在喉咙里,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山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训练室,今晚可以尝一尝那珍藏已久的日本酒了,他想。
  「唔……」
  一吻结束,纲吉睁开眼时友人的身姿已经消失在了视野里。
  「恭弥你突然干什么啦…!武刚才还在啊。」
  「吻你。」给他看你身上贴着的『云雀』标签啊。
  后面半句话云雀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他向来只会用身体行动来表达感情。
  纲吉语塞,他只好默默地递上手中可怜的礼物盒。
  「这是什么?」
  「礼物……生日礼物!」
  「所以我从一大早就找不到你的原因是这个?」
  「差不多……」
  云雀接过皱巴巴的礼物盒,勾起唇角。纲吉抬手重新将云雀的领带系好,拍干净沾着的灰尘。
  细小的银链串着一枚椭圆形的小相框安静地躺在云雀手中,纲吉瞥了一眼,拿过项链,他轻轻地按下相框上圆形按钮。
  「这个可以放照片哦,比如云豆或者小卷的?」
  纲吉微笑道,手臂绕过云雀的脖颈替他戴上,『啪嗒』一声重新盖上盖子。
  「为什么不能是你的?」
  云雀双手环上纲吉的腰,低头凝视着近在咫尺的恋人的脸。
  「唔,如果可以的话……」
  这次换他主动吻了上去。
  FIN
        ?!我在瞎JB写啥?!写到后面大脑混乱困到不行我一键入棺((?!
        啊啊啊啊啊啊雀哥对不起生贺迟到了我错了请你和小纲吉自由地为爱鼓掌!!!(((被揍
        其实这个是我上个星期……好像是上个星期做的梦,梦到800跟180为了270打了起来23333333我本人全程上帝视觉冷静围观ww
        山本好少年我对不住,下次一定给你一个甜到死的8027…(土下座

评论(4)
热度(70)

© 单手解裤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