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手解裤带

注意避雷🙅🙅🙅我CP🔒死了丨KHR👉1827、all27丨AOT👉利艾
丨会日语,偶尔搞下自汉化

「云纲」在意的人「内含59→27←80」

  云雀和纲吉的相处状态最近很奇怪,学生们总是能听见广播里响起云雀通知纲吉去接待室的声音。
  「沢田纲吉,五分钟。」
  然后大家就会看到纲吉惨白着一张脸慌慌张张的冲出教室,还狠狠地撞了一下门,伴随着狱寺的「十代目!」捂着脑袋远去。
  山本盯着纲吉的背影若有所思,直到纲吉消失在拐角处为止。他歪着头漫不经心的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最后在『云雀』两个字上狠狠地划了一笔。目光略过『纲吉』二字时,他顿了一下,划上了圈。山本丢开那只铅笔,握紧拳。指关节被他捏得咔咔直响。
  狱寺揉皱了他花了半节课写的G文字的那张纸,不爽地瞪着教室里的小广播。他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翘起一条腿,不管老师的呵斥「啧」了一声。往后看了一眼纲吉的课桌,换成以往他看过去,纲吉总会用笑容回他。现在空落落的,让他愈发的焦躁。
  「该死的云雀恭弥…」
  狱寺想。
  
  
  
  
  纲吉战战兢兢的僵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面前的方桌上摆着别致的小点心和一杯绿茶。云雀坐在办公桌那边低着头批改文件。整个接待室中异常的安静,只听得见笔划过纸『沙沙』的声音。
  几乎每天都被叫到接待室的学校生活是从三个月以前开始的,纲吉那天忘了将作业本带回家,不得已大晚上的摸进学校。结果就正好碰上了正在巡视的云雀,他发誓那天晚上差点吓出心肌梗塞。
  纲吉在黑暗中半蹲着去摸他桌肚里的作业本,站起来的一瞬间没稳住身形往后踉跄了几步,撞上了什么东西。他惊了一下,猛地抬头,对上了云雀那双凌厉的凤眼。云雀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纲吉甚至都没有听见开门声。在微弱的月光下纲吉不能完全看清云雀的脸,但那双眼睛着实是吓住了他,一动不动的保持着摔进云雀怀中的姿势。
  「你要在我怀里呆到什么时候。」
  直到云雀发声为止。
  「啊……啊啊啊啊!对、对不起!我……云雀学……」
  纲吉几乎是触电般推开云雀,蹦出他的怀中。不负众望的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怀中的温度消失,云雀皱了皱眉,亮出双拐。
  「放学后不可以在校内逗留,咬杀。」
  「不!不是的!」
  纲吉哆哆嗦嗦的往后挪,拼命的想远离云雀。云雀往前迈步,半跪了下来,一手撑住纲吉身后的墙壁,一手将浮萍拐横在纲吉喉咙处,将纲吉整个人锁进自己的范围内。
  「你跑不掉了。」
  「对、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学长……我只是回学校拿……」
  这之后就没有声音了,云雀低头用吻封住了他语无伦次的话语。在大脑的一两秒短路之后,纲吉反应过来瞪大了双眼。他推开也不是逃走也不是,云雀的力气大得惊人,所以这两个选项都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唔嗯…」
  因为是在纲吉说话的途中突然吻上去的,所以云雀的舌非常轻易的钻进了他柔软的口中。云雀收回撑在墙上的左手,随后压住了纲吉的后脑勺,不断地加深这个吻。教室中回荡着『啧啧』的水声。纲吉只觉得供氧不足,双手开始乱扑腾,最后紧紧地抓住了云雀的衬衫。他被云雀这个突然的吻吻得晕头转向,腰上传来一阵一阵的酥麻感抽空了他的力气,全身的重力支撑全都放在了云雀手中。
  「噗哈……」
  感受到纲吉的扭动,云雀放开了他。低头盯着他因缺氧而涨红的脸,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注意到他抓着自己衬衫的双手时,云雀翘起了嘴角。
  「不会用鼻子呼吸吗。」
  「你……我……为什……」
  「因为想吻你。」
  看着瘫软在自己怀中的纲吉,云雀感到非常地愉悦。
  「……」
  纲吉只能干瞪眼,他一句话也讲不出来,统统被云雀那句「想吻你」给噎住了。云雀搂着他站起身,随后松开了抱着他的左手,可纲吉还毫无意识的紧抓着他的衬衫。云雀挑眉,又再次揽上他的腰,将人往自己的方向贴近。
  「你就这么不想离开我?」
  看着眼前再度放大的云雀的脸,纲吉愣了神。反应过来时慌忙松开双手,他搭上云雀的肩想要推开这个人。云雀眯起双眼,加大了力量使纲吉无法逃脱。
  「真是不诚实。」
  「云雀学长…请放开我。」
  纲吉低着头小声的嘟哝着,不敢看云雀的脸。云雀盯着他露出的后脖颈若有所思,随即低下头,吻住。比起和纲吉的接吻不同,这次他稍微用了点力,被尖锐的虎牙擦破了一点皮,渗出丝丝血珠。
  「咿!痛!」
  纲吉条件反射般往后脖子上挥手,被云雀空闲的右手攥住。
  「胆子不小。」
  「……那、那是条件反射!谁让云雀学长突然……」
  说到一半,纲吉闭上了嘴。本来就微微发烫的脸颊现在似乎更加炽热了。
  「突然吻你?」
  云雀相比起纲吉倒是镇定不少,他甚至连表情都没怎么变过。他喜欢纲吉因为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
  「……唔。」
  云雀这会儿是放开了他,纲吉见状迅速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作业本,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他顿了顿,终于将视线落在云雀身上。
  「那我就先回去了……」
  「注意安全。」
  纲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再说出一句话。云雀整个人倚在课桌旁,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看着纲吉。好不容易消散一点的热度,看着这样的云雀,纲吉再度感受到了心悸,他低着头抱着本子跑掉了。
  『ドキ、ドキ』
  那天晚上回到家,纲吉蹬掉两只鞋,直冲上楼自己的房间。奈奈看了一眼玄关口纲吉乱摆的两只鞋,走过去将儿子的鞋放在鞋柜上,转头看着空荡荡的楼梯口,担忧的神情引起里包恩的注意。
  「怎么了?妈妈。」
  「里包恩……纲君他一句『我回来了』也不说就直接回房了呢,我有点担心他。」
  里包恩跳上楼梯扶手,轻笑了一声。
  「哼,蠢纲不会是被大晚上的学校吓傻了吧。 妈妈也知道他最怕鬼了,夜晚的学校可是很恐怖的。」
  「啊啦,原来是这样嘛。」
  奈奈笑了起来,她倒是觉得这是她儿子的一个可爱之处。
  「所以妈妈不用担心,我去看看他就好。」
  「那就拜托了喔,里包恩。」
  奈奈又重新回到了客厅,抱着一平和蓝波看起了幼儿频道。里包恩抬头瞥了一眼楼梯,上了楼。他直接踹开纲吉的房门,一脚踢在整个人缩成一团窝在被子里的纲吉身上。
  「好!痛!!里包恩你干嘛!」
  「你才是,在干嘛。」
  纲吉从被窝中探出脑袋,愤愤的看着里包恩。
  「赶紧出来,大热天的裹着被子在这里玩自(和谐)杀吗?」
  纲吉抽出一只手,摸了摸鼻子。全身都是汗,黏黏的另他很不舒服。他迟疑了一会儿,慢吞吞的从被窝里爬出。
  「所以呢?你去学校拿了个本子拿出病了?」
  里包恩也不急,跳上属于他的吊床,居高临下的看着纲吉。抚摸着手中的列恩,散发着「你再不从实招来我现在就崩了你」的危险气息。
  纲吉抱着被子沉默了一会儿,里包恩看着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直至耳尖。他转念一想,这么晚了只有云雀恭弥会留在学校,而纲吉绝对是因为碰上了云雀。但碰上云雀要么带着一身伤回来要么惨白着一张脸带着一身伤回来。纲吉则是红着脸毫发无损……不,不对。
  「你脖子怎么了?」
  「?!你怎么知……」
  「我瞎猜的。」
  果然。
  里包恩抚上自己的鬓角,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不过,敢对我的学生出手……云雀恭弥也是相当的大胆。他想,是时候找这片孤高的浮云谈一谈了。
  
  
  
  
  「昨天小婴儿来找我了。」
  「嗯…?」
  纲吉回过神来,捧在手中的绿茶早已凉了,他愣愣的看向发声源。云雀右手撑着脑袋,面无表情的看着从进接待室坐在沙发上开始就一直在捧着杯子发呆的纲吉,也不曾喝一口杯中的茶。
  「里包恩…里包恩来找云雀学长了?」
  纲吉终于回过神来接上话,云雀点点头,还是一语不发的盯着纲吉看。纲吉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捧起杯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嘬着。绿茶的苦味在口中散开,纲吉轻皱眉头。他不是很喜欢苦味的东西,相对于食物或是饮品,纲吉都偏爱于甜味。
  「别喝了,都凉了。」
  云雀站起身走向纲吉,他伸手拿过纲吉手中的茶杯,将它放回桌上。
  「里包恩找云雀学长有什么事吗?」
  他仍是不自在,不知道视线该往哪放才好,直直的盯着桌上的甜点。云雀倒是看起来完全放松的样子,将纲吉的腿当枕头,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
  「云雀学长……?」
  「没什么事,我不记得了。」
  云雀将脸靠近纲吉的腹部,伸手抱住他的腰,闭上了双眼。
  「我要睡了,别动。」
  他收紧了手臂,紧紧地箍住,纲吉颤抖了一下 。
  「云雀学长……不用抱那么紧,我也不会动的。」
  「嗯。」
  可他还是没有放松力道,纲吉有些无奈。他靠在柔软的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又开始新一轮发呆。几乎每天都过着这样的学校生活,因为云雀的关系他不知道被强制翘了多少节课,好在有狱寺帮他补课,也没有落下太多。
  「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啊…」
  他们并没有在交往,准确来说是没有人提出要交往。而那天晚上发生过的事仿佛被风吹散了一般,两人之间谁都没提起过这件事。纲吉不明白云雀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吻他,所以他也努力不去想,但是每当他看着云雀的脸,那件事的全过程就像卡带的老电影一样在他脑海中循环播放。
  「都是男人所以亲一下也无所谓的意思吗……」
  纲吉低声说着,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酸楚。他低头看着云雀的脸,意外的发现云雀的睫毛其实挺长,长得其实很帅。睡颜看起来人畜无害,如果更温柔一点的话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吧……想到这儿,纲吉撇了撇嘴。
  纲吉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云雀的那个热烈的吻,以及现在他对待自己的方式。纲吉有些恼火,看着云雀的脸越想越委屈,气得他恨不得把云雀一把推下沙发。
  云雀突然睁开了眼。纲吉的手僵在离他脸不到一公分的位置,收也不是放也不是。云雀一语不发的看向纲吉,趁纲吉愣神的间隙,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不是。」
  「……诶?」
  对着云雀没头没脑的回答,纲吉是懵逼的。什么不是?
  「我只会吻你。」
  「什……」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云雀皱眉,交往这种事不需要他明说小动物应该也懂才对。不然那天晚上吻他的意义在哪里?这三个月左右天天(强行)见他的意义在哪里?云雀睡着睡着就听见纲吉的低语,这让他很不爽。
  「……」
  纲吉挪开视线,就是不去看云雀的脸。云雀有些恼,低下头想去吻他。纲吉试图躲避,双手抵住云雀的胸膛。云雀单手攥住他的双腕,举过纲吉的头顶摁住,身体挤进纲吉的双腿之间,另一手捏住纲吉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一吻结束,纲吉再一次觉得自己离得心肌梗塞不远了。他微微喘着气,好一会儿才抬眼看着上方的云雀。云雀松开了禁锢着他的手,双手撑在纲吉的头的两侧。
  「我很在意你。」
  他从没见过云雀这样疯狂打直球又无比别扭的人。这个人说「喜欢」两个字很难吗?
  「我每天都想见你。」
  「……云雀学长!」
  「嗯?」
  不要这么冷静的说出让人害羞的话啊啊啊……
  纲吉干脆闭上眼,不去看云雀的脸。
  「喜欢……云雀学长。」
  他低声道。云雀顿了一下,将脸埋进纲吉的颈窝,惊得纲吉倒吸一口凉气。
  「嗯。」
  

          校内的传闻不知从何时起就变成了沢田纲吉与云雀恭弥正在交往的事,而大家也见怪不怪的每天看着纲吉在广播还没放完时就冲出了教室。有时候放学之前还能看见纲吉踏着虚浮的脚步一步一步地扶着墙慢慢挪回教室。
  
  FIN
给朋友 @云宿 的迟来的生贺!
生日快乐!!!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感觉都错乱了orzzz
给各位看官小天使:文中的日文『ドキ、ドキ』是日语中心跳的拟声词『doki、doki』,这里我觉得如果用中文的『咚、咚』的话………鹅妈妈买面膜……所以就替换成日语的了!((喂

评论(12)
热度(94)

© 单手解裤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