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手解裤带

注意避雷🙅🙅🙅我CP🔒死了丨KHR👉1827、all27丨AOT👉利艾
丨会日语,偶尔搞下自汉化

「云纲」定情信物之总有一天会打在你身上的浮萍拐

  「沢田纲吉,我讨厌你。」
  诶。
  被Reborn禁止开冷气的沢田纲吉拿着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夏天的风是闷的,扑面而来一股热浪打在脸上。他被翻窗而入的云雀恭弥惊得愣在原地,团扇从手中滑落,「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呃……云雀学长?」
  「讨厌你。」
  什……什什什么情况。我做错什么了吗?
  沢田纲吉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很有可能惹恼了云雀恭弥,回过神来他几乎是蹦起来往门口跑。刚摸到门把云雀恭弥的浮萍拐就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直挺挺的插进了木质门里。
  「回答呢?」
  「咿!!!」
  沢田纲吉瘫坐在原地,惊恐地看向云雀恭弥。
  回答什么?我要回答什么?回答错了会不会被咬死?现在会不会死?墓地该买在哪里?Reborn知道了会不会把他从墓里挖出来鞭尸?妈妈做的点心还没有吃啊……
  「沢田纲吉……」
  「啊啊啊啊啊不要咬杀我我喜欢你!!!」
  云雀恭弥往沢田纲吉的方向刚挪了一步,就吓得他几乎是飙着眼泪双手护住脑袋将那句话吼了出来。既然云雀恭弥讨厌他的话,那他说反话就好了。那一瞬间沢田纲吉的脑袋里只蹦出来这个想法。
  怎么回事……好安静。
  「还不赖。」
  沢田纲吉的床发出「吱呀」的响声,他放下双手,抬眼看向云雀恭弥。只见委员长大人悠哉悠哉的横躺在他的床上,左手撑着脑袋同样看着沢田纲吉。
  视线对上。
  「云、云雀学长…刚…」
  「我拒绝你的告白。」
  ……哈?
  「诶?啊,我不……」
  「我对弱小的草食动物不感兴趣。」
  ……学长,明明是你先吓我的好不好,是你擅自翻进我家的好不好!怎么回事,为什么变成我告白被拒啊?
  「可…」
  「努力变强吧,那样我就勉强接受你。」
  可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看着被云雀恭弥握住的另一根浮萍拐,沢田纲吉选择闭上嘴。他还不想死,墓地贵啊,根本买不起。云雀恭弥到底来干嘛的?特地过来讨厌他的吗?为了什么?并盛帝王简直闲出屁。
  「送你了。」
  什么…?
  沢田纲吉看着云雀恭弥又利落的翻出窗外,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靠着门站了起来,顺势就摸到了还插在门里的浮萍拐。
  ……?云雀学长,云雀学长?你的宝贝没拿啊!你的宝贝还插在我(的门)这里啊!送我了?送我了是这个意思?送我这个干什么?云雀学长!云雀学长!!
  沢田纲吉式欲哭无泪。
  云豆找到了刚从沢田纲吉家出来的云雀恭弥,它扑棱着翅膀围着云雀恭弥飞来飞去,主人看起来心情很好。
  「云雀!云雀!」
  「嗯。」
  「纲吉!纲吉!」
  「嗯哼。」
  它飞到云雀头顶,像往常一样坐在主人头上。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迟疑了片刻,又扑棱着翅膀飞远了。
  「纲吉!纲吉!」
  「去妈妈家玩要早点回来。」
  云雀恭弥抬头看了一眼飞远的云豆,然后往并中的方向走去。
  END
  后记:
  「妈妈!妈妈!」
  ??为什么云雀学长的鸟要喊我妈妈??
  沢田纲吉捧着毛球一般的云豆,一脸疑惑。
  旁边的Reborn:嘁。

评论(8)
热度(85)

© 单手解裤带 | Powered by LOFTER